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停牌三年的“中国鞋王”富贵鸟月底退市,超200家债权人亏惨了

来源:www.shenghuidengshi.cn 点击:1788

第一个纺织网络2011.1.12我想分享

富贵鸟今日(八月十二日)宣布,联交所于2019年8月9日致函该公司,通知该公司该股份的最终上市日期为2019年8月23日,以及该股份的上市地位。它将于2019年8月26日上午9点起取消。

该公司目前正寻求法律意见,并可根据上市规则第2B章向上市检讨委员会提交取消上市地位的决定,以作进一步及最终检讨。

此前,Fugui Bird的股份自2016年9月1日上午9时起在联交所暂停交易。

Fugui Bird早些时候宣布,该公司正在破产和重组,公司将根据破产重组的进展安排恢复计划。

Fugui Bird在2月28日发布的2014年公司债券收回公告中提到,偿还债券转售基金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并试图通过一切可能的方式筹集资金。

然而,富贵鸟的债务状况并不乐观。根据国泰君安的上一份报告,富贵伯德及其子公司大规模违反对外担保和资本借款。至少49亿元的资产可能无法收回。其中包括货币资金1.65亿元,应收账款2亿元,存货2亿元,其他应收款42.29亿元,固定资产1.15亿元。

此外,根据Fugui Bird 2017年半年度报告(修订版),有些资产抵押贷款尚未及时披露。抵押担保总额为4.14亿元;有信用担保未及时披露,担保总额为1.03亿元。

在此条件下,普通索赔的结算率为2.5%。为了最大限度地提高普通债权的补偿水平,根据富贵鸟的实际情况,富贵鸟股份重组过程中普通债权的补偿调整如下:

A.货币资金得到补偿

通过重组支付的货币资金得到补偿。该部分总资产为1.65亿元。优先扣除未付的未付破产费用和共同债务,清算财产担保债权(或或有债权)和员工债权和税收债权的赔偿金额。此后,余额人民币41,024,479.42元用于偿还普通债权,普通债权人的权利结算率约为1.11%。

B.购物券有补偿

改制方从富贵鸟承担6000万元人民币债务后,可以向债权人兑换富裕鸟牌商品的等价购物券的等值为6000万元,全部用于还清普通债权人的权利。普通债务清偿率为1.6287%。债权人可以在3年内购买购物券,在指定的直营店领取货物。

作为前“鞋王”,富贵鸟类的核心产品是皮鞋,可以购买“等价购物券”,其中大部分都是皮鞋。它可以简单地概括为“买鞋”。根据披露的信息,富鸟破产重组的普通债务清偿率低至2.5%。如此低的清算率甚至无法涵盖利息。一旦上述计划获得通过,普通债权人将基本遭受严重损失。

据媒体报道,涉及的债权人超过200人,包括天鸿基金,申万宏源,创金和新基金,以及第一风险证券和中融基金。

天鸿基金的天鸿债券向日葵第二资产管理计划和天虹债券向日葵第十一资产管理计划共计1.17亿元和1.07亿元的索赔额,共计2.24亿元。

根据上述支付计划,天虹基金天虹基金的2.24亿元信贷可以获得293.4万元+ 368.4万元的购物券。至于利息和违约赔偿金,天鸿基金两款产品的总额高达147.08万元。

另一个主要的金融机构是申万宏源。根据数据,申万宏源的总债务为1.6亿元。

除天宏基金和申万宏源外,中融基金,中信建设投资基金和华商基金也将遭受重创。其中,中融基金共有6款雷电产品,涉及金额7000多万元;中信建设基金共有8款雷电产品,累计涉及近1亿元;华商基金雷电共有5款产品涉及金额超过9000万元。

中信证券研究员黄文涛早些时候表示,富贵鸟时期的费用率,尤其是财务费用率,已大幅上升。 2015年上半年,富鸟收入开始下降,但2016年上半年前成本率变化不大,管理费用率上升,但销售费用率和财务费用率也有所下降。从理论上讲,销售额下降将被动地导致利率上升。富豪的销售率和财务费用率的下降可能是由于公司2015年主营业务的下滑,并将进入P2P并增加对外担保的担保。手续费收入与此有很大关系。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三流利率大幅上升,特别是自财务费用率从最低点-1%急剧上升至14%以来。在此期间,公司的计息债务规模显着扩大,融资利率上升。这可能与公司以前的非法担保担保有关,而其自身的经营现金流远远不足以支付被动依赖外部融资的风险。

黄文涛表示,自2013年以来,富裕鸟类资产流动资产比例已超过95%,而固定资产比例自2015年下半年以来一直低于2%。因此,对富裕鸟类质量的分析资产主要依据货币资金,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预付款和五种流动资产的存货质量分析,特别是前三者的比例接近或超过20%。这更重要。货币流动性是最好的,也是最大的单一资产。然而,自2016年以来,这一比例大幅下降。在国泰君安披露“2017年12月31日当前活期存款和流动性低于100”之后,其绝对值已从2016年底的29亿元下降至2017年中期的20亿元。百万元“,表明账面现金损失惨重。应收账款比例近年来保持在20%左右,但2017年中期应收账款周转率从2016年底的4.9%急剧下降至1.5%,表明应收账款的偿还能力已经有显着下降。其他应收款项在2016年年中之前占比非常低,但自下半年以来大幅上升至29%。根据公告,其他应收款项主要用于大额资本贷款。截至2017年6月底,该公司已存在。 141.4亿元的基金贷款情况已经形成了对公司资金的大量占用。这部分资金贷款主要用于上下游企业贷款,集中度高。当服装业难以恢复时很难恢复。

在黄文涛看来,富豪们的大量负面事件也证实他们应该继续警惕私人企业债务违约的判断。与此同时,2018年债券违约率可能高于2017年。主要原因是经济增长缓慢下降和外部现金流紧张加剧。在经济衰退期间,政府支持的重要性增加了,国有企业显然获得了更多的政府支持;金融去杠杆化已经打击了资产负债表外融资,迫使企业选择银行贷款融资,但银行贷款更偏向于国有企业,这反过来又允许私营企业筹集资金。渠道正在被挤压得更多。

据公开资料,富贵鸟主要从事男女皮鞋,男士商务休闲装及皮具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的主要产品有“富贵鸟”和“FGN”品牌男女鞋,“AnyWalk”时尚休闲鞋,“Footsteps”生活休闲鞋和“富贵鸟”品牌男士商务休闲装。曾荣获“中国皮革鞋王”,“中国名牌”,“最具市场竞争力品牌”等荣誉称号。

2013年,富贵鸟实现上市,自2015年以来一直处于下滑状态。根据财务报告,2015年丰禽净利润为3.92亿元,同比下降13.09%; 2016年净利润为1.63亿元,下降约59.16%。 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约为4.12亿元,同比下降48.09%,富裕鸟类所有者净亏损约为1,087万元。截至2016年底,富贵鸟拥有2,247家零售店,而2014年和2015年分别为3,144和2,960家。 (第一纺织网马丁)

收集报告投诉

富贵鸟今日(八月十二日)宣布,联交所于2019年8月9日致函该公司,通知该公司该股份的最终上市日期为2019年8月23日,以及该股份的上市地位。它将于2019年8月26日上午9点起取消。

该公司目前正寻求法律意见,并可根据上市规则第2B章向上市检讨委员会提交取消上市地位的决定,以作进一步及最终检讨。

此前,Fugui Bird的股份自2016年9月1日上午9时起在联交所暂停交易。

Fugui Bird早些时候宣布,该公司正在破产和重组,公司将根据破产重组的进展安排恢复计划。

Fugui Bird在2月28日发布的2014年公司债券收回公告中提到,偿还债券转售基金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并试图通过一切可能的方式筹集资金。

然而,富贵鸟的债务状况并不乐观。根据国泰君安的上一份报告,富贵伯德及其子公司大规模违反对外担保和资本借款。至少49亿元的资产可能无法收回。其中包括货币资金1.65亿元,应收账款2亿元,存货2亿元,其他应收款42.29亿元,固定资产1.15亿元。

此外,根据Fugui Bird 2017年半年度报告(修订版),有些资产抵押贷款尚未及时披露。抵押担保总额为4.14亿元;有信用担保未及时披露,担保总额为1.03亿元。

在此条件下,普通索赔的结算率为2.5%。为了最大限度地提高普通债权的补偿水平,根据富贵鸟的实际情况,富贵鸟股份重组过程中普通债权的补偿调整如下:

A.货币资金得到补偿

通过重组支付的货币资金得到补偿。该部分总资产为1.65亿元。优先扣除未付的未付破产费用和共同债务,清算财产担保债权(或或有债权)和雇员债权和税收债权的赔偿金额。此后,余额人民币41,024,479.42元用于偿还普通债权,普通债权人的权利结算率约为1.11%。

B.购物券有补偿

改制方从富贵鸟承担6000万元人民币债务后,可以向债权人兑换富裕鸟牌商品的等价购物券的等值为6000万元,全部用于还清普通债权人的权利。普通债务清偿率为1.6287%。债权人可以在3年内购买购物券,在指定的直营店领取货物。

作为前“鞋王”,富贵鸟类的核心产品是皮鞋,可以购买“等价购物券”,其中大部分都是皮鞋。它可以简单地概括为“买鞋”。根据披露的信息,富鸟破产重组的普通债务清偿率低至2.5%。如此低的清算率甚至无法涵盖利息。一旦上述计划获得通过,普通债权人将基本遭受严重损失。

据媒体报道,涉及的债权人超过200人,包括天鸿基金,申万宏源,创金和新基金,以及第一风险证券和中融基金。

天鸿基金的天鸿债券向日葵第二资产管理计划和天虹债券向日葵第十一资产管理计划共计1.17亿元和1.07亿元的索赔额,共计2.24亿元。

根据上述支付计划,天虹基金天虹基金的2.24亿元信贷可以获得293.4万元+ 368.4万元的购物券。至于利息和违约赔偿金,天鸿基金两款产品的总额高达147.08万元。

另一个主要的金融机构是申万宏源。根据数据,申万宏源的总债务为1.6亿元。

除天宏基金和申万宏源外,中融基金,中信建设投资基金和华商基金也将遭受重创。其中,中融基金共有6款雷电产品,涉及金额7000多万元;中信建设基金共有8款雷电产品,累计涉及近1亿元;华商基金雷电共有5款产品涉及金额超过9000万元。

中信证券研究员黄文涛早些时候表示,富贵鸟时期的费用率,尤其是财务费用率,已大幅上升。 2015年上半年,富鸟收入开始下降,但2016年上半年前成本率变化不大,管理费用率上升,但销售费用率和财务费用率也有所下降。从理论上讲,销售额下降将被动地导致利率上升。富豪的销售率和财务费用率的下降可能是由于公司2015年主营业务的下滑,并将进入P2P并增加对外担保的担保。手续费收入与此有很大关系。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三流利率大幅上升,特别是自财务费用率从最低点-1%急剧上升至14%以来。在此期间,公司的计息债务规模显着扩大,融资利率上升。这可能与公司以前的非法担保担保有关,而其自身的经营现金流远远不足以支付被动依赖外部融资的风险。

黄文涛表示,自2013年以来,富裕鸟类资产流动资产比例已超过95%,而固定资产比例自2015年下半年以来一直低于2%。因此,对富裕鸟类质量的分析资产主要依据货币资金,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预付款和五种流动资产的存货质量分析,特别是前三者的比例接近或超过20%。这更重要。货币流动性是最好的,也是最大的单一资产。然而,自2016年以来,这一比例大幅下降。在国泰君安披露“2017年12月31日当前活期存款和流动性低于100”之后,其绝对值已从2016年底的29亿元下降至2017年中期的20亿元。百万元“,表明账面现金损失惨重。应收账款比例近年来保持在20%左右,但2017年中期应收账款周转率从2016年底的4.9%急剧下降至1.5%,表明应收账款的偿还能力已经有显着下降。其他应收款项在2016年年中之前占比非常低,但自下半年以来大幅上升至29%。根据公告,其他应收款项主要用于大额资本贷款。截至2017年6月底,该公司已存在。 141.4亿元的基金贷款情况已经形成了对公司资金的大量占用。这部分资金贷款主要用于上下游企业贷款,集中度高。当服装业难以恢复时很难恢复。

在黄文涛看来,富豪们的大量负面事件也证实他们应该继续警惕私人企业债务违约的判断。与此同时,2018年债券违约率可能高于2017年。主要原因是经济增长缓慢下降和外部现金流紧张加剧。在经济衰退期间,政府支持的重要性增加了,国有企业显然获得了更多的政府支持;金融去杠杆化已经打击了资产负债表外融资,迫使企业选择银行贷款融资,但银行贷款更偏向于国有企业,这反过来又允许私营企业筹集资金。渠道正在被挤压得更多。

据公开资料,富贵鸟主要从事男女皮鞋,男士商务休闲装及皮具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的主要产品有“富贵鸟”和“FGN”品牌男女鞋,“AnyWalk”时尚休闲鞋,“Footsteps”生活休闲鞋和“富贵鸟”品牌男士商务休闲装。曾荣获“中国皮革鞋王”,“中国名牌”,“最具市场竞争力品牌”等荣誉称号。

2013年,富贵鸟实现上市,自2015年以来一直处于下滑状态。根据财务报告,2015年丰禽净利润为3.92亿元,同比下降13.09%; 2016年净利润为1.63亿元,下降约59.16%。 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约为4.12亿元,同比下降48.09%,富裕鸟类所有者净亏损约为1,087万元。截至2016年底,富贵鸟拥有2,247家零售店,而2014年和2015年分别为3,144和2,960家。 (第一纺织网马丁)

http://wap.weinaya.com.cn



最新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