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安徽小镇教师跳江自尽 20天内两次被学生和家长打

来源:www.shenghuidengshi.cn 点击:1822

2019年7月3日,安徽省铜陵市Shu阳县陈瑶湖镇中心小学的老师周安因跳入河中自杀身亡。

<林登在过去的20天里,他与学生家长发生了两次冲突:第一次是用一根小棍子惩罚那些没有完成课堂作业的学生。结果,父母追了学校,打了巴掌。第二次,他阻止学生在课堂上发生冲突,然后父母要求他公开道歉和赔偿,因为他与殴打的学生有身体接触,并在学生的肩膀上留下了两个指纹。

<林登先前的Zhou安县工作人员什么都没说,下次他报警了。经调查,学校表示他没有犯错,但建议他和父母“私下”,警察挺身而出,让双方签署调解协议。他原本以为事情会解决的,调解后可能会感到困惑。

<林登“钱给了,这个词也签了字,那就是让我错了,但我真的想不出自己的待遇,错在哪里。”

<林登这个已经当了20年老师的中年男子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周反复背诵这句话。

<林登“我要崩溃了”

<林登7月3日上午,天梦梦亮在安徽省铜陵市Shu阳县沉窑湖镇市场的三层楼房中醒来。她走到二楼,发现自己的茶馆尚未开业。

<林登早上5或6点,我丈夫周安准时打开铁门,安装木板,安排好要出售的商品:茶,开水瓶,玻璃罐,青花瓷茶壶。一家人吃完早餐后,他又去了沉阳湖。去镇中心小学上班,走路花了十多分钟。

<林登周安和谢莉已经结婚十多年了。四口之家在长江北岸的小镇上过着安静的生活。他在小学任教,她在家里卖茶,儿子六年级,女儿出生不到一岁。

<林登谢莉发现丈夫不在茶馆里。在二楼,她打开了斑驳的旧书房木门,发现他正坐在电脑桌前埋头。他把几张纸压在手腕下,上面的字很密集。谢莉的第一反应是伸出手,被丈夫挡住。

<林登当天上午9点出门的周安说,他去了28公里外的城市,儿子took着胳膊,想一起去。周安对儿子说:“外面正在下雨,你在家里读书,我很快就会回来。”

<林登11点钟,谢莉打电话敦促他回家吃饭,风声和汽车声,以及河水声。

<林登“你在哪里?”

<林登“当您过桥时,您很快就会回家。”

<林登这是周安及其家人的最后电话。此后,他拨打了他的手机号码,但所有人都无法连接。他很着急,立即打电话给家人。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亲戚和朋友在电话亭附近的社区门口张贴,男性,43岁,高约1.69米,中等大小,有民族特色的脸,穿着蓝白色短袖T恤,下穿蓝色裤子,脚上系黑色运动鞋。

<林登岳母王先成的预兆不祥。

<林登两天前,他与周安进行了视频聊天。过去,我谈论视频。周安的工作人员总是刻意调整手机的角度,并对七个月大的女儿进行了特写拍摄。最近,屏幕上只显示了周氏员工的额头。姐夫要他露面。他提起手机,立即放回去。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说:“学校可能不得不开除我。”

<林登在晚上3:30与我的brother子聊天之后,他向长兄发送了一条消息:“兄弟,我希望您回来,我要崩溃了!”大哥哥在野外奔跑,知道他的哥哥是一个内敛的人,从未听说过。他说,当他挂断电话时,他将把货船带到河里去他的家乡。

<林登7月7日,安徽警方在铜陵河下游长江段发现了男性尸体。 7月15日,确认死者为周安。

<林登子随后在7月3日:11:30到12:00观看了监控录像,周安和他的妻子在结束通话后已经在长江大桥上呆了半个小时。他拉出路边的栏杆,站在桥边。江风吹起他的腿,他回到了马路上,所以他重复了至少三遍。上一次,他松开栏杆的手,掉入长江。

<林登南部在雨中,铜陵的天气炎热,乌云压在地平线上。河边的水泥厂冒着白烟,发出轰隆隆的声音,把水声和交通声混在一起。午餐时间,没人注意到周安。

<林登谢莉转过屋子的每一个角落,从未找到《周安》的遗书和日记,也找不到她丈夫不让她看的文件。

<林登她能想到的是几天前丈夫在单位摊位上遇到的麻烦。

<林登

<林登(对立面的监控显示,7月3日上午,周安离家不止三个多小时,抱着一个七个月大的女儿。被告人是照片)

<林登“男孩怎么扮演女孩?”

<林登陈瑶湖镇中心小学有6年级,现有900多名学生。周安教五年级的五年级数学。自一年级以来,他教过的这班57个孩子已经教了五年。

<林登在6月19日下午进行的数学测验中,一群四排男孩刘明和一个女孩刘静争吵着一支钢笔。五年制三年制学生告诉Kwai《极昼》,这两个人有相同的笔。刘明说,刘静的钢笔是他的,刘静没有给他,刘明生气地打了一拳。

<林登这个班里的天气很闷热,天花板上的四个电风扇摇晃,窗外的夏天叮当声。坐在他们身后的向日葵旁,刚吃完纸,看到有人举手,报告说“刘静哭了”。她记得周安的工作人员正坐在讲台上,去四人一组。他对刘明说:“男孩如何扮演女孩,要谦虚?”

<林登“那支笔原来是我的。”刘明说。

<林登这时,所有的学生都没有想到不是顽皮,数学很好的刘明会站起来。这个男孩戴着眼镜,不到一米六,猛地撞在周安老师的胸前。拳头

<林登她震惊地看到了葵。她看到周老师退后一步,然后抓住刘明的肩膀和脖子,将他带回座位。 “您先坐下。”

<林登周老师走下课,叫刘明的母亲让她上学。刘明坐在座位上什么也没说,全班开始窃窃私语:“刘明实际上打败了老师!”

<林登相奎和几个同学说,他们从未见过学生在玩老师。那天中午他们放学回家时,他们告诉家人这是个大新闻。下午上课前,刘明和一个男孩在学校入口处走在学校门前。他的祖母拿着书包走到他身后,将他抱起来。

<林登根据铜陵市郊区教育局的官方报告,刘明回国后感到不适。父母带他去医院做CT检查。直到6月26日结束,刘明才去过学校。他的母亲在班上的父母父母中说:“老师,刘明头仍然头晕目眩,今天只能请假。”

<林登事发第二天早晨,刘明的祖母和母亲来到学校,要求周的工作人员支付检查费。他也在课堂上道歉。原因是“老师殴打了孩子,并在孩子的肩膀上留下了两个指纹”。

<林登这两个指纹是周安抓住刘明的肩膀和脖子时留下的手。后来他与亲朋好友解释了这一举动:“孩子打了我,我本能地对他做出了反应。”

<林登陆建涛同事知道,周老师不愿意赔钱道歉。父母一直在缠着他,他并不自大。

<林登当天下午的最后一堂课,母女进入三楼的周安办事处。性格开朗的陆建涛担心周老师的受冤屈,直接从他的办公室奔赴他的办公室。 “看看瓜被瓜打中!”

<林登他看到刘明的祖母和母亲,一个站在门口,一个站在周先生的书桌旁边,“夹住”他。陆建涛对他说,周老师一言不发。 “我们的老师犯了一个错误,有一个教育局,一所学校要处理,而不是您自己判断。”

<林登“你的老师根本没有素质!”刘明的祖母回来了。

<林登根据当地教育局的官方报告,学校拒绝了家长的要求让周老师道歉,但视察费可以协商。由于学校的意见刘明的父母不接受,周安打电话报警。

<林登在学校校长办公室外面,十几位老师聚集在门口等着。他们非常生气:“学生从来没有碰过扮演老师的角色,触及底线和尊严。”后来,周老师出来了,他的同事们安慰他,告诉他一起吃饭。

<林登晚餐期间,很少在聚会上喝酒的周安喝了一瓶啤酒。陆建涛安慰了他。 “您必须信任学校和同事,不用担心。”周安没说什么,只是笑了。

<林登不止一个学生告诉《极昼》,刘明是周最喜欢的学生之一。在很多比赛中,刘明获得了第二名。其他参加比赛的人是最好的。周老师在课堂上问了一些问题,就像刘明的名字一样:“刘明,你回答。”

<林登学校里很多人都知道刘明的父母已经离婚了。他在单亲家庭中长大。他的家人不容易招惹和传播这个家庭。我们都觉得周老师很麻烦。”

<林登老师之间有几句话:刘明的母亲曾试图阻止父亲来访,并请校长制造麻烦。校长要求她通过法律手段解决它,并回答她“家里的学校无法管理学校”,事情没了。还有一次,刘明和男同学追了打架,眼镜摔了个角,家人说眼镜是在北京买的,要赔600多。最后,双方协商,输了不止300。

<林登这是周安。他告诉长姐:“他们(刘明嘉)说,北京有人要把这东西带到网上。”

<林登

<林登(周安在书房的二楼,通常他在这里工作并读书,累了就躺着。死后,他的家人穿过房子,但找不到遗书)

<林登“体罚”一词

<林登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周安的手机一直在响。有时她抱着女儿向她大喊大叫。电话打来时,他把女儿移交给了妻子,并与门外交谈。谢莉知道那是“那个东西”。

<林登周安的家人告诉《极昼》,学校让他和他的父母“私有”,并担心如果学生的父母将东西放到网上,他们对自己和学校都不会好。根据当地教育局的官方报告,校长分别于6月21日,24日和28日通过电话,面试等方式与周安老师进行了交谈,以免打扰他此事和工作。放心。

<林登周安的工作人员已经好几个晚上没有睡觉了。监视录像显示,他经常独自一人坐在茶馆门厅,抽烟直到深夜。大姐在隔壁的早餐店开门,看到哥哥走到门前,叫他不要回答。班上的学生们还发现周老师是不对的。班上的声音很大。 “这些日子特别温和,我感到他不敢大声说出来。”

<林登6月28日上午,周安接到电话,要求他去陈瑶湖镇派出所协调双方纠纷。出门前,谢莉想起自己心情轻松,说这件事终于解决了。他认为学校会提出解决方案。

在派出所,婆婆陪着周安,与刘明佳,学校和警察坐在一起。

陈瑶湖镇不大。周安的婆婆遇见了刘明的祖母并认出了她。她是个熟人,在街上买食物之前见过。她对她说:“这是您的,我们的周老师是一个好人,对学生而言并不算过分。”刘明的祖母没有说话。

周安章的婆婆回忆说,起初警察一直是在说服刘明的家人,但对方的态度很强,必须转过身说服女son,让他签署书面协议。周安没说什么,直接签字,当场给刘明的母亲微信转账了930元检查费和医疗费。

回到家后,我婆婆看着他,仍然不高兴。我以为是钱的问题。他给了他930现金,并建议他上交这本书。

后来,周安告诉姐夫,警察要求他签字。他没想太多,也没看就签名。 “大脑是空白的。”在签了字之后,他看了一眼,好像协议写了“体罚”一词一样。第二天,他又去了派出所,想看协议,但主任没看。

这两个词使周安人员不安。大姐姐叫他去广场散步,但周安的工作人员总是皱着眉头。他说:“现在我已经付了钱,而且已经签了字。等同于承认这是我的错。他们可以得到我。”

我的brother子对他一直说服他说“这件小事不会做”感到遗憾。后来他去派出所看了协议,确认确实存在“体罚”。

“实际上,我们认为他在乎钱是错误的。实际上,他在乎名望。他最喜欢当老师。”王香成brother子

即便如此,周安的工作人员也没有试图“私下里”。他曾经向高中同学求助。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6月30日,周安仁上学时给班主任打了电话,因为听说柳明的家人有一个远房亲戚,他是班主任杨老师教的学生。他想和他的远亲交谈,解决与刘明父母的矛盾。

但是,杨先生没有接到周安仁的电话。 “如果有人问我,我肯定会有所帮助,也许不是。”

在杨先生的印象中,这名学生在学校说话不多。他总是坐在座位上阅读和写作。他站在最后一行的边缘,拍摄毕业照。他不是高个子,但挺拔,有一件白衬衫,四六点头发,浅笑。

(周安仁所在的陈瑶湖镇中心小学)

“小老师” VS留守家庭

周安俊是个“小”人。他性格温柔。从小到大,他从未与他人打过架。他的邻居称他为“小老师”。

2013年,在下一个镇任教13年的周安建搬到了陈耀虎镇,在那里他曾经教过中文,然后是数学。根据学校老师的说法,大多数孩子都是留守家庭,由祖父母照顾,逃学,不时不做家庭作业。

与刘明发生冲突的一周前,周安军刚刚被一名学生的祖母打了耳光。

6月11日,周安检查了全班的数学作业。他发现有几个学生没有这样做。他要求他们站起来。 “周先生通常用一根很细的棍子在屏幕上说PPT。” 5年级3年级的学生回忆说,他们的小腿两次被肚子击中。

第二天早晨,大约七点钟,一个学生的祖母来到学校,在食堂里等待周安军。他很激动。 “他打了我的孙子,我要回电话。”万老师在学校看到老太太从食堂门追逐周先生,一直到他的办公室。她只听到“喀哒”声,周太太被老太太打耳光。

“他摆脱了它。我现在想不起来。他无助又尴尬。”万老师告诉《极昼》他从未想过这样的场景。

(部分奖项由周安的学生在去世前获得的奖项。由受访者提供)

周安站在那儿,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弹。老太太哭着喝了,碗里的粗棒子,苦恼的孙子,老师劝她冷静下来,学校领导也说服了父母。与周安会面后,万先生总是感到有些尴尬。 “虽然没有人在谈论它,但大家都知道周老师遭到了殴打。”

周安没有告诉家人。他失踪后,有内部人员告诉妻子谢莉:“小老师在学校受了委屈。”

谢莉在周安教职工的包裹中找到了医院的收据,这是他于6月13日签发给学生的检查和医疗费收据。她后来报告了此案,并要求调查纠纷。警方尚未公布调查结果。

冲突发生前,周安的心情很好。我的朋友孙树林曾在端午节去看他。当他离开时,他有空去城里吃烤鱼。周安很高兴同意。

当我还是个少年时,两个人经常在晚上乘小船,然后去河边的那艘大船上,以帮助他看船。周安在船上玩口琴。他们聊天,谈论宇宙,谈论彼此的野心。他告诉孙树林《三百六十五夜故事》他想开一家书店或当老师。铜陵市三联书店的工作人员记得他。 “我经常看到这位老师买书。”

二十年前,毕业于会计专业的周安参加了铜陵市铜阳县的教师公开招聘活动。他参加了考试并走了教学之路。

后来,他去陈瑶湖镇当老师,教授数学,同时还教体育,社会公德和美术课。一些学生记得在学校运动会上,他负责测量跳远的成绩。 “他也跳了起来,是我们跳的两倍。”

但是,他经常不参加这些课程,而是上数学课。他仔细地讲课,每个问题都反复问:“你了解吗?不懂的人举手。”只要有人举手,他就会再次重复。 “周先生总是说他会马上完成。他又在折腾,下一节课的课铃响了,他走了。”

在教室外面,他的话并不多。老师们记得的是,每天早上他在办公室签名时,都会给同事三支烟:“来吧,抽烟”。如果老师想从百度图书馆下载论文,他一定会去找他的。当他有数十篇文章时,他将使用代金券给他钱。他笑着说:“算了,不要。”

在与父母的微信小组中,除非有严重的问题,否则他几乎不会说话。他最后一次在小组中发言时,他回复了学生的父母,并给了他父母的电话号码。一些父母要求他帮助照顾孩子的补习班,他的成绩有所提高。给他一包鸡蛋。他告诉妻子不要接受礼物,让她退还已经寄回的鸡蛋。

他教书已有几十年了,他的月薪不到5,000。他曾经和他的朋友孙树林联系。现在,孩子们的管理不太好,他们与父母沟通有困难。他们不敢教。 “一方面,街上的孩子被许多不良习惯所污染,还有更多的留守孩子。”他还困扰着老师之间的阴谋。 “他说他不会握住大腿,容易被孤立。”

(五年级教室)

(周安教师资格证书的一部分。由被申请人提供)

“我给他99分”

在采茶的季节里,周安仁不得不去田间种茶,但他从未错过任何课程。

在周五下午的最后一堂课结束时,他租了辆车,并在周日晚上准时返回。如果他在周六和周日不接茶,他将与老师一起上课,并将一些茶水送给改班的老师。不好意思

卖茶是小两口子已经做了十多年的生意。第一次见到谢莉的周安,看到她把自己的两只蝎子绑在一起,觉得很可爱。她去她的小商店买东西。看到自己手上有冻疮,她还为她买了冻疮药,然后悄悄地放在商店里,没有告诉她。一年后,他请别人介绍谢莉。

七个月前,他们有了第二个孩子,他们的女儿又白又胖,看上去像周安。镇卫生所的护士给父亲和女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小宝来打针,只要她父亲带了,她就不会哭。”

周安和谢莉讨论了这个问题,并取得了一两年的驾照。我想在不久的将来买车,并带孩子们到城市更方便。暑假后,我儿子上了六年级。他们将在几年内去铜陵市购买学区。将来,这个家庭将搬到城市。

但是,在这个闷热的夏天,一切都计划中断。

周安失去联系后,一些父母向班组转发了寻人启事,并愤怒地说:“这是因为扮演老师的老师,事发后父母被纠缠了。”刘明的母亲在小组中回答:“这些事情很清楚,可以再说一次!人们对他们所说的负责。”

6月26日是学校期末考试的日子。事件发生后,刘鸣第一次来到学校。同班同学项祺记得一天有三项考试不及格,窗外总是有个人阴影。是刘明的母亲在教室外面徘徊。 “她担心刘明的事故,并要求陪伴他,所以她整天都在外面。”

晚上,老师们聚集在一起,跨过教室换了试卷。刘明的数学成绩是今年的第一名,为98分。一些老师记得周安拿了刘明的论文看了看。他发现推论只是大问题中的一个步骤,他没有写。他说:“如果我改变它,我会给他99分。”

周安小时候,家里的柿子树在冬天到处都是红色的柿子。树旁边有一个大池塘。年轻的周安在这里教年轻的孙树林。 “他游泳得很好,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

孙树林在梦中看到周安,穿着一件白衬衫,拿着一本书去上课。

(除了周安,谢莉,王贤成,都是化名)



最新要闻